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 > 1025 只有一个要求

1025 只有一个要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世家门阀膏粱子弟其实很多时候都能平易近人的,毕竟朝廷是要考风评的。
  
  可一旦这些家伙跋扈起来,便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敢硬气三分,尤其是在岦阳王朝这种尚武的地界儿,而且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安阳郡主的父母参与过叛乱?
  
  当今圣上能够留下安阳郡主,而且还算善待,那可是给李纯儒的面子,不然以这位陛下的心性早就给李渔宰了。
  
  皇室子弟怎么了?
  
  亲生的皇子这位皇帝陛下又不是没杀过,更何况是一位血缘上已经渐远的郡王之女?
  
  所以平日里有李纯儒的时候吧,这金戈与花千寻倒还算对李渔客气,也会叫上一声郡主,可如今李纯儒已经放出话去了,不必再给安阳郡主脸面了。
  
  其实金戈与花千寻也不是个傻子,自然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八成是李纯儒所拘押的安阳郡主父母魂魄出了纰漏,不然李纯儒也不会暗示他们两个把安阳郡主往死里整。
  
  李纯儒何等聪明,这京城才刚刚出现一群高手,便就将那六娘给劫走了,然后夜里便有一个邋遢汉子将安阳郡主父母的魂魄抢走了,要说这安阳郡主与那伙人没关系,他是怎么也不回信的。
  
  所以他才暗示金戈与花千寻动手,是要先出一口恶气罢了。
  
  此时李渔被辱骂了几句之后竟然是没有发火,而是失魂落魄的坐在了椅子上面,因为她知道对方对自己态度的改变,极有可能是父母的魂魄出了问题了,换个说法便是自己在李纯儒那里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其实一直以来安阳郡主在李纯儒那一头就是一个可以随时去和亲的人,仅此而已。
  
  李渔不怕自己去和亲,但是她最怕自己父母的魂魄都不得安宁。
  
  “怎么,现在我们的安阳郡主长脾气了,说了两句就不高兴了?”金戈冷笑一声,直接将脚踩在了饭桌上,而且还很挑衅的看着一旁的青衫男子。
  
  花千寻更是直接坐在了那青衫男子身旁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公子生的好生俊俏,偏巧我这位金兄长最喜欢俊俏的小郎君了。”
  
  如今是无垢面相的周小昆连理会都理会,甩着膀子正猛吃那带油边的大腰子,还不断往最里面对蒜头,所以只能含糊不清的说道:“人生在世美食不可辜负,且让我吃完再说。”
  
  说着话周小昆结下酒葫芦仰起头便灌了一口,然后便将酒葫芦往桌子上一放,又对李渔说道:“小师妹莫慌,该吃吃该喝喝,吃饱喝得后再有什么事情师兄为你解决,而且你从此刻起就要记住一句话,但凡有你师兄我在的地方,便没有别人欺负你的份儿,谁都不好使。”
  
  李渔就像是服用了一副良药一般,整个人神采奕奕,开始动筷子了,一边说道:“金戈,我好歹姓李,而你金家便是在军中权势滔天堪比皇权,可既然我那皇伯父没有杀了我,那么即便我父我母被扣上了逆贼的大帽子,但你见了我却仍是君臣有别。你别瞪眼睛,因为这便是事实,我是出身高贵的金枝玉叶,而你只是武将之家的子弟而已。再者说了,咱且不说身份血统,只说在这京城的风评,我虽然没有才名可却也没有污名,倒是你金戈可是出了名的搅屎棍呢。”
  
  金戈面色顿时难堪下去,他是喜欢小郎君,但是这种事情不能别人说。
  
  “还有你花千寻,你那点事情真当我不知道?”
  
  李渔不等金戈发作,便嗤笑一声道:“别人不知道,可我却早知道你与金戈那点子破事儿,早便做了苟且之事却在外头装的冰清玉洁似的,背地里还勾搭够李纯儒,命根子怎么没的你忘了?”
  
  “我杀了你!”
  
  花千寻是真真儿被戳到了痛处,他的确是与金戈有染,而且自那之后花家得到了很大的好处,所以他也算是尝到了甜头,便又去勾搭李纯儒了,结果被李纯儒一件给阉了。
  
  怒急的花千寻起身指着李渔破口大骂,引来无数人围观。
  
  而金戈更是怒火中烧,他看着花千寻咬牙说道:“你敢背着我勾搭别人?”
  
  妈耶。
  
  周小昆有点吃不下去饭了,这岦阳王朝京城的圈子是真的乱。
  
  “我没有!”花千寻自然是反驳的。
  
  金戈总不能当众争风吃醋,便只能将怒意转移到了李渔身上,可那安阳郡主却是直接躲在了那青衫男子身后了。
  
  “给我死!”
  
  金戈怒骂一声,直接掀了桌子。
  
  周小昆微微摇头,就那样看着养剑壶落地,然后溅出来酒水。
  
  那酒水溅出来之后便凝结出数十把筷子大小的飞剑,一瞬间便将对方给围在中央了。
  
  “这……”
  
  “剑仙吗?”
  
  “看来金家与花家是踢到铁板了。”
  
  “也许还要做个亡命鸳鸯呢。”
  
  金戈和花千寻被数十把飞剑困在中央动都不敢动,便是金戈爆发全部拳罡也无法逼退飞剑,他也算知道自己是真的碰到了硬茬子了。
  
  “纯儒救我!”李纯儒大吼一声。
  
  此时此刻,他知道只有李纯儒才能救自己了。
  
  而这时候人群之中果然是走出来一个白衣文士,正是李纯儒了。
  
  李纯儒盯着周小昆看了片刻,在看到了那养剑壶后才算确定了对方身份,他咬牙道:“又是你!”
  
  “没错,是你老子我。”
  
  周小昆一笑,也不再隐藏了,直接将那易容摘掉,回归了本来的面貌,他说道:“李纯儒我们做个生意好了,只要你答应我不再追究李渔,那么我便送你一柄本命飞剑,品阶不亚于太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