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书生笑 > 第十章:归家

第十章:归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此之后,萧何只顾着潜心修行,他只道自己真气日益充盈,在癫魔的调教下,自己的速度,身法,以及调用丹田真气的技巧都已经有模有样了。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实力正在飞速的提升着。
  五年后,寒山黑林里,一个身影正快速的在山林间奔跑着,不时的,还会提起左手,轻轻吻一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此人正是萧何。
  这寒山黑林十分广布,萧何飞了有一个时辰的光景,周遭还是如出一格的景色,看不到丝毫变化,突然,耳听得呼呼风声,转身一看,有一大蛇,浑身漆黑,唯独头部是银白色的。此时,这畜生已呲着獠牙向他攻来。
  萧何被吓了一跳,紧退了两步,继而向前一个空翻便绕至怪蛇的后上方,猛踢一脚,这怪蛇便向前扑倒,大脑袋重重的在地上摔了一下。萧何又使个燕子登云,以树干借力,浮于空中,得意的看着大蛇。这畜生想是在这一代从未遇过敌手,今天被这么个不像野兽的无名生物狠踢一脚,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晃了晃那个大脑袋,转身一看,萧何这厮正面带微笑看着自己,一时气愤,目露凶光,挺直了身子,竟也长高了十丈,萧何这才知道是碰上硬手了,不可大意。遂将龙谷剑祭了出来,准备展开这场恶斗。
  这大蛇嘶哑的叫了一声,便直刺冲来,三角脑袋有如利剑。萧何闪身躲开,脚尖轻点树枝,跃了三丈,大蛇又转身来攻,萧何使出癫魔当日破那天罡归雁阵之时的蛟龙腿法,一边游走,一边向大蛇砍去,砍到便撤,丝毫不纠缠。这大蛇身体巨大,在这树林之间行动不便,一时间被萧何连砍数十下,只见它双眼充血,那银色大头也变成了黑色,通体颜色,十分古拙。大蛇脑袋摇晃,仰天咆哮,身体直飞冲天挂在树枝之上,脑袋垂了下来,嘴里吐出火焰般的信子。
  萧何暗道不好,相信自己真真激怒了它,万万不可恋战,只得速战速决,萧何这样想着,那大蛇已然伸如急电向他攻来,萧何双脚轮番等地,频频后退,一边退着一边将手中宝剑抛于空中,双手叠指成剑,丹田源源不断的向双手蓄力,又退了三丈,此时,大蛇已连飞数十丈,再加上一心攻敌,哪里能再继续坚持,萧何一看,正是彼竭我盈之时,找准时机,双手出剑,这丹田之气不做丝毫保留,形成实质白光由指尖迸射而出,攻向大蛇双眼。
  只听得“噗”地一声,大蛇双目喷血,已然成了瞎子!此时,空中的龙谷剑带着周遭的黑色煞气径直向大蛇刺去,这一剑便刺在了大蛇的喉咙之上,萧何再次催动意念,龙谷剑却似受了很大的阻力,无论如何也拔出出来。
  大蛇眼盲,它哪里还知道喉咙之上是被刺了什么,此时只只因剧痛而大发兽性,四处乱撞,这喉咙喷血越来越快,倾如血柱,大蛇没了力气倒在地上,身体抽搐了两下,便尽了气数。
  萧何方才用尽丹田之气,也是强弩之末,那最后一剑,也是全然凭着意念坚持,有力出剑,无力拔剑,此时眼见得大蛇已死,那最后一丝意念也被撤了去,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口中一阵清凉,缓缓睁眼,一个白须老僧正在给自己喂水,手里拿的,正是自己的葫芦。
  “小居士,你醒了。”老僧说道。
  “多谢前辈!”萧何说道。
  “这银龙可是小居士打死的。”老僧缓缓说道,没有任何语气,像是问句,又像是在陈述。
  “是晚辈所为。”萧何答道
  “此蛇名曰银龙,乃是这天底下群类诸蛇里血种最接近龙的,强加修炼,假以时日,便可飞身化龙,贫僧方才观其筋骨,若是再修炼个几百年,怕是便会化龙了!”
  “如此来说,此事怕是晚辈的错了”萧何感叹说道。“怕是晚辈无意走进了它修行的地方!实在罪过!”
  “一切皆有因缘,小居士不必过于为怀,天下本无大事大非之事。”老僧说道
  “大师,晚辈刚刚才疏学浅,对于天下大是大非尚无话语之权。”萧何感慨一句,“前辈,在这不远山洞之中,晚辈曾看到过仰山前辈留于石壁上的题注,其语云,四十卷佛经,皆是魔说,晚辈愚钝不懂”
  “仰山前辈算是我的师兄。”无名老僧说了这样一句。
  萧何此时已大为惊讶,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这题壁之事,乃是贫僧当年与师兄探讨所得,不愿再提,相信小居士去那天地间走上一遭,便会有自己的看法。”老僧用那低沉沙哑的嗓音淡淡的说着,提及其徒弟,依然是没有语气。
  “晚辈斗胆,敢问圣僧法号,在何处修行,以便他日苦陷于天下是非情仇之时,可登门拜访,一解心结啊!。”
  “行履无定所,布鞋扫天下”老僧笑着说道,身影却已飘飘远走。
  天空悠远之处,传来老僧沉沉的声音:“小居士,你初窥修仙之路,可与银龙困斗而得胜,实属天赋异禀,想必你自己都未曾察觉自己的境界,此乃是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而小居士手中葫芦,却比这群山还要深渺。”
  “多谢前辈”萧何抬头高喊了一声。
  萧何正向回走着,心中一时百味,离家这些日子所经历的林林总总,实在让他消化不来,不知道未来面对他的,会是什么!
  萧何回到洞中,将方才所遇之事全与癫魔说了,癫魔只得感叹,未曾面会高僧,此时出去找,哪还找得到!癫魔对这老僧所知也是甚少,其师父仰山也是偶然提过,未曾细说,天下更是丝毫没有对此僧的传闻,而老僧离去时留下那句“行履无定所,布鞋扫天下”倒是被萧何谨记心中,也不知道此生是否有缘再见高人!萧何心中想着。
  此事过去以后,癫魔只说自己有事,便叫萧何下山去自行历练,萧何再问,癫魔便不愿说了,只是嘱咐萧何要取出银龙的蛇胆,他日可作为炼丹的绝佳药引。
  如此,萧何也无他法,猜想自己的师父可能是想去找那位高僧,何况自己离家多年,也到了该回去看看的时候了。
  萧何未来得及与癫魔学习炼丹之法,只是照癫魔的吩咐,在银龙的尸体中取出蛇胆带在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